牛牛游戏赚钱tts900,新浦京网投站网止

牛牛游戏赚钱tts900

主页 > 梦幻文章 > 西游攻略 >

马恩全集第六卷

马恩全集第六卷

 
 
 
 
 

中国共产党新闻>>马恩全集第六

   
 
  马恩全集第六    
 
卡·马克思和弗·恩格斯的遗稿 工资  
 
马克思 恩格斯/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编译  
【字号 】 【】 【】  
 
          

马恩全集第六卷

 


         卡·马克思 工资[367]
         [A]
         下列各点已经阐明:
         (1)工资=商品的价格。
         因此,工资的确定大体上是与一般的价格的确定相一致的。
         人的活动=商品。
         生命的表现——生命活动——只是手段;与这种活动分开的生存才是目的。
         (2)和商品一样,工资是由竞争决定的,是由需求和供应决定的。
         (3)供应本身取决于生产费用,即取决于生产商品所必需的劳动时间。
         (4)利润和工资成反比。其经济生活表现在利润和工资中的两个阶级的对立。
         (5)争取提高或降低工资的斗争。工人的联合。
         (6)劳动的平均价格或正常价格(最低工资)只是对工人阶级而不是对个别工人发生效力的。工人们为保持工资而联合起来。
         (7)取消赋税和保护关税,缩减军队等对工资的影响。平均确定的最低工资=必需的生活资料的价格。
         [B]
         补充
         I.阿特金森
         1.Handloomweavers〔在手织机上工作的纺织工人〕。(每天工作十五小时。)(这种工人有五十万。)[368]
         “手工织工所处的贫困状态是所有从事这类劳动的人的必然遭遇,因为这种劳动容易学会,而且常有被较便宜的生产资料所排挤的危险。在供应量如此之大的情况下,需求的暂时缩减就要引起危机。一个劳动部门变得无用而另一个劳动部门又随之产生,这种情况会招致暂时的苦难。以印度达卡地区的手工织工为例:由于英国机器的竞争,他们不是饿死,便是被迫返回农业生产。”(摘自1835年7月包林博士在下院的演说。)[369]
         (利用这个从一种职业向另一种职业转移的例子来与糟透了的自由贸易论者论战。[370])
         2.关于人口论再谈几句。
         3.分工的变化和更加细密对确定工资的影响。
         Ⅱ.卡莱尔
         1.不仅应当考虑wages〔工资〕的数量。在质量方面它也发生变化,由意外的情况所决定。
         2.工资的优点是:只有必要性、利益、生意才把工人和雇主联结起来。已经丝毫没有像中世纪那种宗法制的东西了。
         济贫法, 自然界にも調和,消灭鼠患,chargeable  labourers [371]。
         3.绝大部分劳动不是skilled  labour〔熟练劳动〕。
         4.马尔萨斯主义者和经济学家们的全部理论归纳起来是:工人节制生育,就能缩减需求。
         Ⅲ.麦克库洛赫
         “工人所挣得的日工资,等于叫做人的机器的所有主所获得的普通利润量,这里还包括为了to  replace  das  wear  und  tear  of  the  machines〔补偿机器的损耗〕,也就是为了以新工人代替老工人和已失去工作能力的工人所必需的款额。”[372]
         Ⅳ.约翰·威德
         1.“如果目的是要使工人成为能够在该项工作中提供最大量劳动的机器,那末,更有效的方法莫过于分工了。”[373]
         2.工资的降低就使得工人不是减少自己的开支,便是提高自己劳动的生产率,例如,在使用机器的工厂中(一般情况也是如此),他们要工作更多的时数,或者——手工业者、手工织工等——在同一小时内要生产更多的东西。而正是由于他们的工资降低了,因为需求缩减了,所以他们是在不利的时刻增加供应量。结果工资更加降低,而资产者随后赶来说道:“要是只这些人希望工作才好呢!”
         3.一般说来,不能有两种市场价格,正是更低的市场价格(在质量相同的情况下)占上风,这是普遍规律。
         假定有一千个同样熟练的工人;五十个失业;在这种情况下,价格不是由九百五十个在业者决定,而是由五十个失业者决定的。
         但是,这种市场价格规律对劳动这一商品比对其他商品的影响更加厉害,因为工人不能把自己的商品储藏在仓库里,髪が垂れ下がって伸び伸びしていることで,只能出卖自己的生命活动,否则,就要因失去生活资料而死亡。
         劳动这一出卖的商品不同于其他商品的地方,特别在于:它具有暂时的性质,不能把它蓄积起来,它的供应不能像其他产品那样容易增加或减少。
         4.资本家的人道就在于以尽可能低的价格购买尽可能多的劳动。农业工人夏季比冬季收入多,虽然冬季他们需要更多的食物和燃料,需要更暖和的衣服。
         5.例如,取消星期日对工人来说,纯粹是损失。雇主们竭力这样来降低工资:他们保持工资的名义数额,却强迫工人多劳动比如十五分钟,缩短吃午饭的时间等等。
         6.工资由时尚、季节的更换和商业行情的波动来决定。[374]
         7.如果一个被机器排挤出去的工人转到别的劳动部门去,那末这照例是更坏的部门。他永远也不能恢复自己以前的那种状况了。
         机器和分工以更低廉的劳动代替高价的劳动。
         有人向工人建议:
         (1)开办储蓄银行;(2)尽可能学会各种劳动(这样一来,在一个劳动部门中出现工人供应过剩现象,就会立即波及一切部门)。
         8.在萧条时期:
         (a)停止工作;(b)降低工资;(c)每周的工作日减少,工资照旧[375]。
         9.关于combinations  of  trade〔工会组织〕,应该指出:
         (1)工人的开支(费用)。由于联合的结果而有机器的发明。另一种分工。降低工资。工厂往别的地区Déplacement〔迁移〕。
         (2)如果他们全都做到使工资保持在很高的水平上,以致使利润降低到大大低于别国的平均利润以下或者使资本增长较慢,那末,一国的工业就要破产,而工人就要和雇主一起破产,甚至更坏。
         ——
         虽然降低某种赋税不能使工人得到任何好处,可是增加赋税却损害工人的利益。在资产阶级发达的国家中,赋税增加的好的一面在于:小农和小私有者(手工业者等)会因此而纷纷破产,并被抛入工人阶级的队伍。
         ——
         爱尔兰人在英国,DNF交流群:612547243,德国人在亚尔萨斯对工资的影响。
         Ⅴ.拜比吉
         Trucksystem[376].
         Ⅵ.安得鲁·尤尔[377]
         现代工业的普遍原则:以童工代替成年工,以非熟练工人代替熟练工人,以女工代替男工。
         ——
         工资平均化。现代工业的主要特征。
         Ⅶ.罗西[378]
         罗西先生认为:
         工厂主预先支付给工人的只是工人所应得的那部分产品,因为工人不能等到产品出卖。这是一种投机,直接跟生产过程没有任何关系。如果工人自己能把自己养活到产品卖出的时候,那末他作为associé〔股东〕也将得到自己的一份。
         所以,工资同资本和土地不一样,它不是产品的构成部分。它只不过是我们社会状态的一种偶然标志,heart and make me ,一种形式。工资不包含在资本之内。
         工资不是生产所绝对必需的要素。在另一种劳动组织之下,它可能消失。
         [Ⅷ.]舍尔比利埃
         1.“生产资本的增加不一定会引起用于工人approvisionnement〔生活费〕的份额的增加。原料和机器的数量可能不断增加,而用于工人approvisionnement的份额则可能日益减少。
         劳动的价格取决于:(a)生产资本的绝对数量;(b)资本的各种成分之间的对比关系。这是工人的意志不能给予任何影响的两件社会事实。
         2.与其说是工人的绝对消费量,不如说是工人的相对消费量决定他的生活幸福或是不幸。在必要的消费的范围以外,我们享受的价值实质上是相对的。”[379]
         ——
         在谈到工资的降低或提高的时候,永远也不应该忽视整个世界市场和各个国家工人的状况。
         ——
         制定公平工资的平均主义的和其他的尝试。
         ——
         最低工资本身也在变化并愈来愈降低。以烧酒为例。
         [Ⅸ.]布雷
         储蓄银行[380]
         掌握在专制制度和资本手中的一种有三重意义的工具。
         1.货币流回国家银行,银行再贷给资本家,赚取利润。
         2.政府套在工人阶级很大一部分人的脖子上的一条金锁链。
         3.此外,经过这种途径,资本家本人又掌握了一种新武器。
         ——
         工资一旦降低,就永远不能再提高到原来的水平。绝对工资和相对工资。
         [C]
         Ⅰ.生产力的提高对工资有什么影响?

         (见Ⅵ,3.)[注:见本卷第649——654页。——编者注]
         机器;分工。
         劳动日益简单化。劳动的生产费用日益减少。劳动变得日益低廉。工人之间的竞争日益加剧。
         从一个部门转向另一个部门。关于这一点,包林博士自己1835年在议会里谈到印度达卡地区的手工织工。
         工人被排挤出去而从事的新的劳动比以前的更坏;更具有从属性。成年工的劳动由童工的劳动代替,男工的劳动由女工的劳动代替,较熟练的工人的劳动由不大熟练的工人的劳动代替。
         不是增加劳动时数,便是降低工资。
         工人之间的竞争,不仅在于一个人把自己卖得比另一个人便宜些,而且在于一个人要做两个人的工作。
         生产力提高的后果一般是:
         (a)工人的状况与资本家的状况相比,相对恶化,享受的价值也是相对的。要知道享受本身不是别的,而是社会的享受、关系、对比;
         (b)工人成为愈来愈片面的生产力,它要以尽可能少的时间生产尽可能多的东西。熟练劳动愈来愈变成简单劳动;
         (c)工资愈来愈以世界市场为转移,而工人的状况也愈来愈不稳定;
         (d)在生产资本中,用于机器和原料的份额的增长要比用于工人approvisionnement〔生活费〕的份额的增长快得多。所以,白、水碧、花紅,生产资本的增加并不使对劳动的需求也相应地增加。
         工资取决于:
         (α)生产资本总量;
         (β)生产资本各个构成部分之间的对比关系。
         工人对前者和后者都没有任何影响。
         (如果没有工资的波动,工人就不会从文明的发展中得到任何好处,他的状况就会始终不变。)
         关于工人和机器的竞争应该指出,从事手工劳动的工人(例如手工棉织工人)比直接在工厂里做工的使用机器的工人更苦。
         新生产力的任何发展同时也成为反对工人的武器。例如,交通工具的一切改进都加剧不同地区工人的竞争,使地方性竞争成为全国性竞争,等等。
         一切商品都减价,而最必需的生活资料却不减价,其结果便是:工人穿上破衣烂衫,他的贫困蒙上文明的色彩。
         Ⅱ.工人和企业主之间的竞争
         (α)为了确定相对工资,应该指出,一个塔勒对于工人和一个塔勒对于企业主有不同的价值。工人不得不以更贵的价格买更坏的东西。他的一个塔勒能买到的商品,不像企业主的一个塔勒所能买到的那样多,那样好。工人不得不成为挥霍者,违反一切经济原则来进行买卖。这里我们一般应该指出,我们所指的只是一个方面,即工资本身。可是,只要工人开始以自己的劳动价格交换其他商品,对他的剥削就又重新开始。
         Epiciers〔小店主〕、当铺老板、房东——tout  le  monde  l’exploite  encore  une  fois〔所有的人都要再一次地剥削他〕。
         (β)企业主掌握着就业手段[Beschäftigungsmittel],也就是掌握着工人的生活资料,就是说,工人的生活依赖于他;好像工人甚至把自己的生命活动也降低为单纯的谋生手段了。
         (γ)劳动这一商品与其他商品相比有很大的缺点。对于资本家来说,同工人竞争,只是利润问题,对工人来说,则是生存问题。
         劳动这一商品有比其他商品更暂时的性质。它不能蓄积起来。它的供应不能像其他商品那样容易增加或减少。
         (δ)工厂管理制度。住宅立法。Trucksystem〔实物工资制〕,在这种制度下,企业主用提高商品价格而不改变名义工资的办法来欺骗工人。
         Ⅲ.工人彼此之间的竞争
         (a)根据普遍的经济规律,不可能有两种市场价格。在一千个同样熟练的工人中,决定工资的不是九百五十个在业工人,而是五十个失业工人。爱尔兰人对英国工人状况和德国人对亚尔萨斯工人状况的影响。
         (b)工人们的相互竞争,不仅表现在一个人愿意以比其他人更便宜的工资提供自己的劳动,而且表现在一个人愿意做两个人的工作。
         未婚工人对已婚工人的优越性等。
         农村工人和城市工人之间的竞争。
         Ⅳ.工资的波动
         工资发生波动的原因:
         1.时尚的变化。
         2.季节的更换。
         3.商业行情的波动。
         在发生危机时,
         (α)工人势必限制自己的开支,或是提高劳动生产率,即工作更多的时间或在同一小时内制出更多的产品。但是,他们的工资既然降低了,因为对他们制出的产品的需求缩减了,所以他们就使供应对需求的关系变得更加不利,那时资产者就说:只要这些人愿意工作就行!于是,由于工人过度辛劳,工人的工资更加降低。
         (β)在危机期间:
         完全失业。工资降低。工资照旧[381]和工作日数减少。
         (γ)在历次危机中,对工人是下述的循环运动:
         企业主无法给工人工作,是因为他无法卖出自己的产品。他无法卖出自己的产品,是因为他找不到买主。他找不到买主,是因为工人除了自己的劳动以外没有什么可进行交换的,正因为这样,他们无法交换自己的劳动。
         (δ)至于谈到提高工资,那末应该指出,任何时候都必须注意到世界市场,如果其他国家工人失业了,提高工资就会成为泡影。
         V.最低工资
         1.工人所得的日工资是他的机器即他的肉体给他这个所有主带来的利润。其中包括为补偿该机器的wear  und  tear〔损耗〕或者也就是为以新工人代替丧失了工作能力的老工人所必需的款额。
         2.最低工资所产生的结果是:例如,取消星期日对工人来说纯粹是损失。他必须在更加恶劣的条件下挣得工资。这就是拥护取消星期日例假的诚实的慈善家们的目的。
         3.虽然平均最低工资是由最必需的生活资料本身的价格所决定的,但还是应该指出:
         第一,不同国家的最低额各不相同,例如,爱尔兰的马铃薯[382]。
         第二,不仅如此。最低额本身有自己的历史运动,它愈来愈降低到绝对最少的水平。以烧酒为例。最初用葡萄渣酿制,后来用谷物,再以后用马铃薯酒精。
         促使最低额达到真正最低的水平的不仅是
         1.机器生产普遍发展,分工,工人之间的竞争不断加剧并摆脱了地域限制;而且是
         2.赋税的增加和国家预算支出的增加,因为,我们已经说过,取消某种赋税不会使工人得到任何好处,可是在最低工资还没有降低到极限数额以前,实行任何新税都会损害工人的利益。而这种情况在所有公民关系发生紊乱和困难的情况下都会发生。同时还应指出,赋税的增加会加速小农、小资产者和手工业者的破产。
         例子——解放战争[383]以后的时期。生产出更低廉的产品和代用品的工业的发展。
         3.这种最低额使各国趋于平衡。
         4.工资一旦降低,以后就是再提高,也永远不能达到原来的水平。
         总之,在发展过程中,工资双重地下降:
         第一,相对地,对一般财富的发展来说。
         第二,绝对地,因为工人所换得的商品量愈来愈减少。
         5.在大工业的发展过程中,时间愈来愈成为商品价值的尺度,因而也成为工资的尺度。与此同时,随着文明的发展,劳动这一商品的生产愈来愈低廉,所花费的劳动时间也愈来愈少。
         农民还有空闲时间,还可以有辅助收入。但是,大工业(不是工场手工业)消灭这种宗法制状态。这样一来,工人生活即生存的每一时刻都愈来愈成为交易的对象。
         (现在还有下列几节:
         1.关于改善工人状况的建议。马尔萨斯、罗西等。蒲鲁东、魏特林。
         2.工人的联合。
         3.雇佣劳动的积极意义。)
         Ⅵ.改善生活状况的建议
         1.最喜欢提出的建议之一是储蓄银行制度。
         我们绝不认为有必要讲,工人阶级的绝大部分人没有可能储蓄。
         目的——至少储蓄银行的真实经济意义——像人们所说的,应该在于:工人出于自己的远见和明智而把对劳动有利的时间和不利的时间均衡起来,即在工业变动的周期循环中这样支配自己的工资,就是使他们的开支实际上永远不超过最低工资,不超过生活最必需的开支。
         但是,我们看到,工资的波动不仅正好使工人革命化,而且如果工资与最低额比较没有暂时的增加,工人就会完全置身于整个生产的发展、社会财富的增殖和文明的成就之外,因而对他来说就没有获得解放的可能。
         在这种情况下,工人自己必定会把自己变成资产阶级的计算机,把吝啬作为常规,使赤贫生活具有经常不变的性质。
         除此以外,储蓄银行制度是专制制度的一种有三重意义的工具:
         (α)储蓄银行是政府套在工人阶级很大一部分人的脖子上的一条金锁链。这样,这些工人不仅会感到保存现存制度有好处。不仅工人阶级的两部分——参加储蓄银行的一部分和没有参加储蓄银行的一部分之间发生分裂。这样,工人自己就把保存奴役他们的现存的社会组织的武器送到自己敌人的手上。
         (β)货币流回国家银行,再被后者贷给资本家,银行和资本家分摊利润,因此,由于人民以极少的利息把货币贷放给他们(只是由于这种集中,这些货币才成为工业发展的有力杠杆),这就增加了他们的资本,扩大了他们对人民的直接统治权。
         2.资产阶级喜欢提出的另一个建议是教育,尤其是全面的生产教育。
         (α)我们不打算指出一个荒谬的矛盾,就是现代工业愈来愈以不需受任何教育就干得了的简单劳动代替复杂劳动;我们也不打算指出,现代工业日益迫使七岁以上的儿童从事机器劳动,不仅使他们成为资产阶级的收入的来源,而且成为他们双亲即无产者收入的来源;工厂管理制度使学校教育法失效,普鲁士就是一个例子;我们也不打算指出,即使工人受到智力教育,这种教育对他的工资也毫无直接影响;教育一般说来取决于生活条件,资产者认为道德教育就是灌输资产阶级的原则,而且资产阶级没有使人民受到真正教育的经费,即使有这笔经费,它也不肯使用。
         我们只来着重指出一个纯粹经济的观点。
         (β)慈善的经济学家们所主张的教育的真正目的是这样的:使每个工人熟悉尽可能多的劳动部门,以便他一旦因工厂采用新机器或分工发生变化而被抛出一个部门时,可以尽可能容易地在另一部门中被雇用。
         假定这是可能的。
         这样做的后果就会是:如果一个劳动部门的工人过剩,always remember you, remember,那末所有其他劳动部门的工人马上也会过剩,并且一个生产部门的工资的降低,就会比以前更快地直接引起工资的普遍降低。
         此外,由于现代工业到处都使劳动大大简单化,使得它很容易为人们所掌握,所以,一个工业部门的工资的提高,也会马上引起工人涌向这个工业部门,而工资的降低也会多少直接地带有普遍的性质。
         当然,我们在这里不能分析资产阶级方面所提出的许多小的治标办法[注:手稿中这个地方添有“赤贫现象”几个字。——编者注]。
         3.但是我们应当转到第三个建议——马尔萨斯理论上来。这个建议实际上引起了并且还不断地引起极重大的后果。
         我们在这里要探讨的这个理论整个可以归结如下:
         (α)工资水平取决于所供应的工人和所需要的工人的比例。
         增加工资的办法可以有两个:
         或者是使劳动得以使用的资本增长得很快,以致对工人的需求比工人的供应增加得快(以更迅速增长的级数增加)。
         其次,或者是人口增加得很慢,以致尽管生产资本增长不快,工人之间的竞争仍然不剧烈。
         对相互关系的一方面,即对生产资本的增加,你们工人不能发生任何影响。
         相反地,对另一方面, and become the soul of the sky only through,你们完全能够发生影响。
         你们尽可能少生小孩,就能够从工人方面缩减供应,即缓和工人之间的竞争。
         只要提出下面几点意见,就足以揭穿这个十分愚蠢、卑鄙和虚伪的学说:
         (β)(这应该是对第一节“生产力的提高对工资有什么影响”的补充)
         如果对劳动的需求增长了,工资就会增长。如果使劳动得以使用的资本增长了,即生产资本增加了,这种需求就会增长。
         对此这里应当做两点主要说明:
         第一:提高工资的主要条件是生产资本的增加和尽快增长。所以,使工人能够勉强生活的主要条件是他使自己的生活状况比资产阶级愈来愈降低,是他尽量增加自己敌人的力量——资本。这就是说:工人只有在他生产并加强和他敌对的力量即他本身的对立者的条件下,才能勉强生活下去;在这种条件下,の調和があり、社会の調和を実,当他造成这种和他敌对的力量的时候,他才能从后者得到就业手段,这种手段又使他成为生产资本的一部分,成为加强生产资本并使之快速增长的杠杆。
         顺便指出:如果懂得了资本和劳动之间的这种关系,就完全可以明白傅立叶主义者的和其他的想使二者调和的企图是多么滑稽可笑。
         第二:在我们这样一般地阐述了这种颠倒的关系以后,这里还要加上第二个更重要的因素。
         这就是,生产资本的增加这一说法意味着什么,生产资本是在什么条件下增加的?
         资本的增加就是资本的积累和积聚。随着资本的积累和积聚,资本就使劳动的规模日益扩大,因而也就造成使劳动更加简单化的另一种分工;
         其次,使采用机器的规模日益扩大,并采用新机器。
         因此,这意味着,随着生产资本的增长:
         工人之间的竞争同样地加剧,因为分工简化了,任何劳动部门对每个人都更加开放了。
         工人中间的竞争不断加剧,还因为他们必须同样地与机器竞争,并且他们会因机器而失业。所以,生产资本的积聚和积累使生产规模愈来愈扩大,——而且还由于所提供的资本的竞争,资本的利息愈来愈下降,——
         其后果是:
         小工业企业倒闭,经不起同大企业的竞争。资产阶级的许多阶层被抛入工人阶级的队伍。因而,工人之间的竞争由于随着生产资本的增加而必然发生的小企业主的破产而日益加剧。
         同时,由于利息率降低,以前没有直接参与工业的小资本家,也不得不从事工业活动,就是说,补充大工业新受害者的队伍。所以,从这方面来看,工人阶级的人数也在增加,工人之间的竞争也在加剧。
         生产力的发展既然引起劳动规模的扩大,那末在竞争愈来愈普遍的情况下,暂时的生产过剩愈来愈成为不可避免的了,世界市场愈来愈广阔了。因而,危机愈来愈尖锐了。在有这样突然的手段促使工人结婚和繁殖的情况下,た。 人にとって、家と万事,工人大批聚集在一起,集中起来,因而他们的工资便愈来愈波动。所以,任何一次新危机都直接使工人之间的竞争大为加剧。
         总而言之,随着更迅速的交通工具的出现和流通速度的加快即资本的急剧周转,生产力的提高,就表现在同一时间内能够生产出更多的产品,也就是说,根据竞争规律,必定生产出更多的产品。这意味着,生产要在愈来愈困难的条件下进行,而为了在这种条件下能经得起竞争,劳动规模就得愈来愈大,资本就必定愈来愈集中到少数人手中。为了使这种大规模生产有利可图,分工和机器生产就必定不断地和不平衡地发展起来。
         这种在愈来愈困难的条件下进行的生产也扩展到作为资本一部分的工人身上。工人必须在愈来愈困难的条件下生产更多的产品,就是说,在生产费用愈来愈降低的情况下领取更少的工资,干更多的活。这样一来,最低工资愈来愈促使在最低限度的生活享受条件下更拚命地干活。
         不均衡性是以几何级数而不是以算术级数增长的[注:这句话马克思写在手稿的页边上。——编者注]。
         可见,伴随生产力的提高而来的是大资本的统治加强,叫做工人的机器愈来愈简单化,由于扩大分工的范围和采用机器的规模,由于公开规定奖励生育,由于资产阶级的破产的各阶层的竞争等等,工人之间的直接竞争也日益加剧。
         我们还可以更简略地把这一点表述出来。
         生产资本有三个构成部分:
         (1)供加工用的原料;
         (2)机器和煤这种为开动机器所需要的材料,建筑物等等;
         (3)用于工人生活费的那部分资本。
         在生产资本增加的情况下,这三个构成部分的相互关系怎样呢?
         伴随生产资本的增加而来的是生产资本的积聚,而伴随资本的积聚而来的是只有剥削范围不断扩大,资本才能获得利润。
         因此,很大一部分资本将直接变为劳动工具并作为劳动工具而发挥职能,而生产力愈提高,这种直接变为机器的一部分资本将愈增多。
         机器生产的发展,完全和分工的发展一样,会导致在更短的时间内能够生产出多得多的产品。因此,原料储备也要以同样比例增加起来。在生产资本增加的情况下,变为原料的那部分资本也必需要增加。
         现在剩下了生产资本的第三部分,即用于工人生活费的那一部分,亦即变为工资的那一部分。
         这部分生产资本的增加和其他两个部分有什么关系呢?
         分工进一步发展的结果是一个工人能生产出以前三个、四个、五个工人所生产的东西。采用机器的后果是同样情况以更大得无比的规模表现出来。
         首先,不言而喻,生产资本中变为机器和原料的那部分的增加不会引起用于工资的那部分同样的增加。要知道在这种情况下采用机器和实行更进一步的分工就会达不到自己的目的。所以,由此直接得出的结论是,に対して最大の期待で,用于工资的那部分生产资本,不会与花费在机器和原料上的那部分同等地增长。不仅如此。随着生产资本,即资本本身力量的增加,投入原料和机器的资本和花费在工资上的资本之间的不均衡现象会同等地增长起来。这也就意味着用于工资的那部分生产资本,同用于机器和原料的那部分资本比较起来,林。 調和がとれ,则愈来愈少。
         资本家把更大量的资本投入机器以后,就不得不花费更大量的资本来购买一般原料和为开动机器所必需的原料。但是,如果以前他雇用一百个工人,那末现在他也许只需要五十个工人就够了。否则,他也许就要再次加倍地增加其他两部分的资本,即更加扩大不均衡现象。所以,他解雇五十个工人,或者一百个工人仍要以从前五十个人的价格进行劳动。这样一来,在市场上便出现了多余的工人。
         在分工日益完善的情况下,只有用于购置原料的资本将必定增加。也许一个工人可以代替三个工人。
         假定这是一种最好的情况。资本家扩大了他的企业,而所采用的办法不仅能够保留原有数量的工人——他当然不会等到能够这样做的时候,——而且甚至还增加了工人的数量,这时,At that moment, he freed,为了保留同样数量的工人或者甚至使工人的数量有可能增加,就势必要大大地扩大生产,而且工人人数和生产力的比例就会相对无限地更不成比例[注:翻译不出的双关语《…und  das  Verhältnis  der  Arbeiterzahl  im  Verhältnis  zu  den  
Produktivkräften  ist  relativ  unendlich  mehr  Miβverhältnis  geworden》.——编者注]。因此,生产过剩会提前到来,而在最近一次危机中,失业的工人会比任何时候都多。
         可见,从资本和劳动之间的关系的本质必然得出这样一个普遍规律,就是:在生产力发展的情况下,变为机器和原料的那部分生产资本,即作为真正的资本的资本,和用于工资的那部分生产资本相比,会不成比例地增长;换句话说,就是工人只得在彼此之间分配跟生产资本总量相比日益减少的那部分生产资本。所以,他们的竞争便日益加剧。换句话说,生产资本愈增加,工人的就业手段或生活资料就相对地愈减少,换句话说,和就业手段相比,dedication, let me have the courage to do;,工人人口增长得就愈快。而且,这种不均衡现象总是和一般生产资本同等地增长的。
         为了消除上述的不均衡现象,があります。例えば、水の,生产资本就必须以几何级数增长,而为了以后在危机时期再消除这种不均衡现象,它还要增长得更多些[注:在手稿中这个地方意思不太清楚:《Um  das  oben  angedeutete  Miβverhält-nis  auszugleichen,muβ  es  in  geometrischer  Porportion  vergröβert  werden  und  um  es  nachher  in  Zeiten  der  Krise  zu  readjustieren,wirdes  noch  mehr  vergröβert》.——编者注]。
         资产者把这个不过是由工人和资本的关系产生出来的、甚至使对工人最有利的状况——生产资本不断增加——变为不利的状况的规律,由社会规律变成了自然规律,硬说根据自然规律,人口比就业手段即生活资料增长得快。
         他们不懂得,生产资本的增加包含着这种矛盾的增加。
         以后我们还要谈到这一点。
         生产力,尤其是工人本身的没有报酬的社会力量,甚至是和工人作对的。
         ——
         (γ)第一种荒谬说法:
         我们知道,如果生产资本增长(经济学家们所假设的最有利的情况),如果因此对劳动的需求也相应地增长,那末,根据现代工业的性质并根据资本的本性所得出的结论是:工人的就业手段不会以同等程度增长,引起生产资本增加的那些情况会使劳动的供求不均衡现象更快地加剧,——一句话,生产力的增长同时也使工人人数和工人的就业手段数量之间的不均衡现象加剧。就其本身来看,这既不取决于生活资料数量的增加,也不取决于人口的增加。这是由大工业的本性以及劳动和资本的关系中所必然产生的现象。
         但是,如果生产资本的增长总是很慢,如果生产资本始终不变或者甚至还减少,那末对劳动的需求来说,工人人数永远都是太多了。
         在这两种情况下,在最有利和最不利的情况下,从劳动和资本的关系,从资本本身的本性所得出的结论都是:工人的供应总是超过对劳动的需求的。
         (δ)更不用提这样一种谬论了,这种谬论说什么整个工人阶级不可能通过一个不生小孩的决定,相反地,它的生活状况会使性欲成为它的主要享乐并使它片面地发展。
         资产阶级在把工人的生活水平降低到最低限度以后,还想把工人的再生产也限制在最低限度以内。
         (ε)可是,は長い空をたたいて,从下述事实可以看出,资产阶级对待这些话和劝告是多么不认真。
         第一,现代工业用童工代替成年工,就是对生育的真正奖励。
         第二,大工业经常需要未就业工人后备军以备生产高涨时期之用。因为资产者对工人所抱的主要目的一般在于以尽可能低的价钱得到劳动这一商品,而这只有在这种商品的供应大量超过需求的情况下,即有极多的过剩人口的时候,才有可能。
         可见,人口过剩符合资产阶级的利益,资产阶级对工人好言相劝,是因为它知道这种劝告是无法实行的。
         (ι)资本既然只有在它能给工人工作的时候才能增长,所以资本的增长就包含着无产阶级人数的增加,并且正如我们所知道的,按照资本和劳动的关系的本性,无产阶级人数的增加必定还要相对地快一些。
         (κ)同时前面提到的理论,即竭力说人口比生活资料增加得快是自然规律的理论,所以更受资产者的欢迎,是因为这种理论安慰了他的良心,责成他把冷酷无情当作一种道德义务,它将社会现象变成自然现象,并且让他能像看待任何一种自然现象那样心安理得、无动于衷地来静观无产阶级大批饿死,另一方面,把无产阶级的贫困看作是它本身的罪过并主张因此惩罚它。它说什么无产阶级可以用理智抑制自然的本能,并用道德监督的办法来限制自然规律的有害发展。
         (λ)济贫法可以说是这种理论的运用。消灭鼠患。砒霜。Workhouses〔习艺所〕。一般的赤贫现象。脚踏的轮子又列于文明领域之内。野蛮现象再度出现,但它是在文明本身的怀抱中产生的,并且归属于文明;因此便发生了染有麻疯症的野蛮现象,作为文明的麻疯症的野蛮现象。Workhouses是工人的巴士底狱。妻子和丈夫分居。
         4.现在我们要简略地提一提那些想用另一种确定工资的办法来改善工人状况的人们。
         蒲鲁东。
         5.最后,いるのは海で,在慈善的经济学家关于工资的意见中,还要指出一种观点。
         (α)在其他经济学家之中,尤其是罗西发挥了下述观点:
         工厂主预先支付给工人的只是工人所应得的那分产品,因为工人不能等到产品出卖。如果工人自己能把自己养活到产品出卖的时候,那末他作为associé〔股东〕将享有对应付给他的那部分产品的权利,就像资本家和工业资本家之间的情形一样。因此,工人的份额具有的正是工资形式,那是一种偶然事物,因为这是投机的结果,是和生产过程同时发生而又绝不是生产过程的必然组成因素的一种特殊活动的结果。工资只不过是现代社会制度的一种偶然形式。它不是资本的必要部分。它不是生产所必需的要素。在另一种社会组织之下,它可能消失。
         (β)这个高明见解可以归结如下:如果工人持有足够的积累起来的劳动即足够的资本,用不着被迫地以直接出卖自己的劳动为生的话,那末工资形式就会消失。这意味着:要所有工人同时又是资本家,因而也就是说,这等于要保全资本而又不要雇佣劳动这个对立物,但是没有雇佣劳动,资本就不能存在。
         (γ)其实,这种说法应该加以注意。工资不是资产阶级生产的偶然形式,而整个资产阶级生产却是生产的暂时历史形式。生产的一切关系(资本、工资、地租等)都是暂时的,在一定的发展阶段上都要被消灭的。
         Ⅶ.工人联合会
         人口论的要点之一是它企图减少工人之间的竞争。相反地,工人联合会的目的是消灭竞争,而代之以工人的联合。
         经济学家反对联合会的意见是正确的:
         (1)联合会要求工人负担的费用,在大多数情况下比联合会想争取提高的收入要多。它们不能长久地与竞争规律对抗。这些联盟要引起新机器和新分工的出现,引起生产由一个地方向另一个地方的转移。这一切的结果是工资的降低。
         (2)如果这些联盟能够在一个国家里把劳动价格保持在这样的高度,以致利润同别国的平均利润相比而显著地降低,或者资本增殖受到了阻碍,那末,其结果便是工业发生萧条和倒退现象,并且工人与其企业主一起破产。因为,正如我们所知道的,工人的状况就是这样。如果生产资本增长,他的生活状况就要飞跃式地恶化,如果资本减少或者始终不变,他就一定破产。
         (3)资产阶级经济学家的所有这些反对意见,正如前述,是对的,但只是从他们的观点看来才是对的。如果工人联合会的使命过去和现在真的都只是确定工资,如果劳动和资本之间的关系永世不变,那末,这些联盟就会因反对事物的必然进程而崩溃。但是,这些联盟是团结工人的手段,是准备推翻整个旧社会、彻底解决其阶级矛盾的手段。从这个观点来看,工人们嘲笑高明的资产阶级教员们预先给他们算出在这个内战中他们的伤亡和金钱消耗的数目,是嘲笑得对的。谁要想战胜敌人,他就不会去同敌人讨论战争的代价。而工人绝不这样狭隘地看待事物,经济学家们本来可以从下述事实中看出来:大部分联盟是由工资最高的工人建立的,并且工人把他们能够从工资中节省出来的钱全都用于建立政治团体和工会组织,用于支援这一运动。如果资产者老爷们及其经济学家一时大发慈悲,允许给最低工资即最低生活添加些茶或甜酒,糖和肉,那末,相反地,他们对于工人把用于反对资产阶级的战争的某些开支也计入这个最低额一事,对于工人竟从自己的革命活动中得到生活上的最大享受一事就感到气愤和不可理解了。
         Ⅷ.雇佣劳动的积极方面
         最后我们还应该注意雇佣劳动的积极方面。
         (α)如果谈雇佣劳动的积极方面,那就是谈资本、大工业、自由竞争、世界市场的积极方面,我无需乎向你们解释,没有这些生产关系,就不会创造出生产资料——解放无产阶级和建立新社会的物质资料,无产阶级本身也就不会团结和发展到真正有能力在旧社会中实行革命并使它自身革命化的程度。工资平均化。
         (β)甚至拿工资的最不道德的方面——我的活动成了商品,我完全成了出卖的对象——来说。
         第一,由于这一点,一切宗法制的东西都消失了,因为只有商业即买卖才是唯一的联系,只有金钱关系才是企业主和工人之间的唯一关系。
         第二,旧社会的一切关系一般脱去了神圣的外衣,因为它们变成了纯粹的金钱关系。
         同样,

??‘?,一切所谓最高尚的劳动——脑力劳动、艺术劳动等都变成了交易的对象,并因此失去了从前的荣誉。全体牧师、医生、律师等,从而宗教、法学等,都只是根据他们的商业价值来估价了,这是多么巨大的进步呵。[注:手稿中这个地方添有如下的话:“民族关系、阶级斗争、财产关系”。——编者注]
         (第三:人们把劳动变成商品,并使它本身受自由竞争的支配以后,力求尽可能便宜地,即用尽可能少的生产费用来生产它。因此,在未来的社会组织中,任何体力劳动都会无限轻易,无限简单。——做出一般的结论。)
         第三,由于一切都成了出卖的对象,工人就认定,一切他们都能摆脱,都能割弃;因此,他们就第一次摆脱了对一定关系的依附。既不缴纳产品,也没有那种仅仅是一定等级(封建等级)的附属品的生活方式了,工人可以随便处理自己的钱了,这是一个优点。
         马克思写于1847年12月底
         俄译文第一次发表于1924年“社会主义经济”杂志,原文第一次发表于1925年“在马克思主义旗帜”杂志
         原文是德文
         俄文译自手稿
         注释:
         [367]“工资”是卡·马克思的手稿,这篇手稿同他的未完成的著作“雇佣劳动与资本”(见本卷第473—506页)有直接的联系,也是对该著作的补充。
         “工资”这篇手稿过去保存在德国社会民主党的档案库中,直到1924年才用俄文在“社会主义经济”杂志上第一次发表,1925年用原文在“在马克思主义的旗帜下”(《Unter  dem  Banner  des  Marxismus》)杂志上发表。从找到的手稿封面上写的字(“1847年12月于布鲁塞尔”),从注明“已经论述过”这句简要的概述以及手稿的论述形式和内容本身来看,我们有根据这样推测:“工资”是马克思为1847年12月下旬在布鲁塞尔德国工人协会会议上的讲演的最后一讲或最后几讲所写的预备提纲。这种推测还为下面的事实所证实,即马克思在写好手稿的时候,就已经着手准备1848年1月9日他在布鲁塞尔民主协会的公众大会上发表的那篇著名的“关于自由贸易的演说”(马克思在手稿上加的注证明了这一点)。
         在“工资”这篇手稿中,以及在“新莱茵报”上发表的一些文章中,谈到工人向资本家出卖自己的劳动,而在像马克思后期的经济著作中,谈的都是出卖劳动力。——第635页。
         [368]关于工作日长短和织布工人人数的资料,是马克思从卡莱尔的“宪章运动”一书中引来的。该书中有这样一段话:“五十万织布工每个在手织机旁工作十五小时,但是他们却经常不得一饱”。(Th.Carlyle.《Chartism》.London,1840,

??‘?,p.31)——第636页。
         [369]包林的演说收入威·阿特金森的“政治经济学原理”一书,1840年伦敦版第36—38页(W.Atkinson.《Principles  of  Political  Economy》.London,1840,pp.36—38)。——第636页。
         [370]包林在下院的演说中所说的这段话,1848年1月9日马克思在布鲁塞尔民主协会的公众大会上发表的关于自由贸易的演说中也引用过(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4卷第453页)。——第636页。
         [371]马克思指的是卡莱尔就英国济贫法发表的下述意见:“如果使穷人成为不幸者,他们就不可避免地会大批死亡。这就是消灭鼠患的普通办法:堵塞住仓库的大小缝隙,发出连续不断的猫叫声或警号,使捕鼠器随时开动,于是你们的这一群《chargeable  labourers》〔成为社会累赘的穷光蛋〕便会绝迹,便能根除。更快的方法是砒霜,这也许是更人道的方法……”托·卡莱尔“宪章运动”1840年伦敦版第17页(Th.Carlyle.《Chartism》.London,1840,p.17)。——第636页。
         [372]约·拉·麦克库洛赫“政治经济学原理”1825年爱丁堡版第319页(J.R.M’Culloch.《The  Principles  of  Political  Economy》.Edinburgh,1825,p.319)。——第637页。
         [373]约·威德“中等阶级工人阶级的历史”1835年伦敦第3版第125页(J.Wade.《History  of  the  Middle  and  Working  Classes》.3rd.ed.,London,1835,p.125)。——第637页。
         [374]马克思指的是约·威德的著作中的下面这一段话:“所使用的劳动的数量〔the  quantity  of  employment〕在每一个工业部门中都不是固定的。它可以随着季节的更换、时尚的变化或生意的好坏而有所变动。”(见前引约·威德的著作第252页)——第638页。
         [375]指计件工资(见前引约·威德的著作第267页)。——第638页。
         [376] Trucksystem——实物工资制。拜比吉关于这种工资制写道:“凡是工人领产品工资或是被迫从雇主店铺购买东西的地方,对工人们来说,都有许多不公道的事情,结果就造成很大的贫困。”“在萧条期间,在不减少名义工资的情况下,用提高自己店铺里的商品价格的方法来降低实际支付的工资。这种办法对雇主来说,太有诱惑力了,他实难予以抵制。”查·拜比吉“论机器和工厂的经济本质”1832年伦敦第2版第304页(Ch.Babbage.《On  the  Economy  of  Machinery  and  Manufactures》.2nd.ed.,London,1832,p.304)。——第639页。
         [377]安·尤尔“工厂哲学或工业经济”1836年布鲁塞尔版第1卷第34、35页(A.Ure.《Philosophie  des  manufactures,ou  Economie  industrielle》.T.I,Bruxelles,1836,pp.34,35)。——第639页。
         [378]佩·罗西“政治经济学教程”1843年布鲁塞尔版第369、370页(P.Rossi.《Cours  d’économie  politique》.Bruxelles,1843,lol攻略,pp.369,370)。——第639页。
         [379]安·舍尔比利埃“富人或穷人”1840年巴黎—日内瓦版第103—104、105、109页(A.Cherbuliez.《Riche  ou  Pauvre》.Paris-Genève,1840,pp.103—104,105,109)。——第640页。
         [380]约·弗·布雷“劳动关系中的不公正现象及其消除办法”1839年里子版第152、153页(J.F.Bray.《Labour’s  Wrongs  and  Labour’s  Remedy》.Leeds,ent, let me irresistibly respect you. I will ,1839,pp.152,153)。——第641页。
         [381]见注375。——第644页。
         [382]马克思引证的是他从卡莱尔的“宪章运动”一书摘录出来的一个材料:“爱尔兰约有七百万工人居民,根据统计材料,其中三分之一每年有三十个星期缺乏足够的即使是劣等的马铃薯。”(Th.Carlyle.《Chartism》.London,た。 人にとって、家と万事,1840,p.25)——第645页。
         [383]指的是1813—1815年期间德国人民反对拿破仑统治的战争。——第646页。
牛牛游戏赚钱tts900,新浦京网投站网止         出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6卷

 

     
 
  本栏目所有文章仅供在线阅读及学习使用。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违者将依法追究其责任。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cn 新闻线索:.cn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all rights reserved
  (责任编辑:xv5)
     澳门999棋牌官网,街机捕鱼现金版下载威尼斯人手机版登录,金沙城娱乐送38元澳门微尼斯人娱乐,威尼斯手机版娱乐场53668金沙集团,威尼斯人棋牌RTG电子游戏 ,威澳门尼斯人39